吳心伯
  奧巴馬總統即將來華參加APEC領導人峰會,併在會後與習近平主席會晤。去年中美元首加州會晤就中美髮展新型大國關係達成原則共識。一年多來,兩國在這方面取得一定進展,也遭遇坎坷。目前看來,中美認識的不同、美方思想上的疑慮和行動上的局限是制約中美髮展新型大國關係的主要因素。
  中方提出構建中美新型大國關係的主要考慮是,在中國實力上升的大背景下,確保中美之間對話大於對抗,合作多於競爭,總體關係穩定。問題的關鍵是美國要尊重中國的主權和領土完整,尊重中國的社會制度和發展道路,尊重中國的核心利益和重大關切。
  美方在對華關係中的重要利益目標則是維持其現有的優勢地位和影響力,鞏固支撐其地位和影響力的同盟體系和國際機制。華盛頓希望中國在美方關切的問題上提供更有力的合作;中國遵守美國制定的規則和規範,不挑戰現存的由美國主導的國際制度和國際秩序。
  而且中美的國際政治思維大相徑庭。中國崛起是在後冷戰時代全球化、地區化加速發展,國際合作不斷深化的背景下實現的,因此中國更容易接受和平發展、合作共贏等理念。美國則不然。美國是借助二戰,並通過冷戰在世界範圍內建立起其權力結構的。華盛頓的戰略思維更註重力量對比的變化和權力競爭,重視軍事手段和地緣政治因素,習慣於以零和思維看待中國力量和影響力的上升。
  當前,美國政界和戰略界對中國持有很多很深的疑慮。一是懷疑中方的動機是要用這一概念框架誘導美國接受中國對其“核心利益”的界定,在亞太地區確立中國的勢力範圍,損害美國盟友的利益,削弱美國的主導地位。二是懷疑中美能否實現這一目標,因為中國新的領導層在對外政策上顯示出強硬姿態,更加註重發展與俄羅斯的關係。
  構建新型大國關係重在實踐,美國在這方面存在諸多局限。一是意願有限,這是中國提出的概念,美方多少感到不舒服。美國陳舊的國際政治思維模式,仍把中國看做是一個重要的戰略對手。二是能力有限。奧巴馬受國內和國際問題的牽制,精力分散,加之領導能力和執政經驗不足,因此奧巴馬在對華關係上的領導作用不明顯。與此同時,美國各政府部門在對華問題上缺乏協調,沒有總體的方向感,自行其是,往往相互矛盾。三是辦法有限。在如何與中國這樣一個既不像蘇聯,又不像德國、日本的新興大國打交道,華盛頓既缺乏經驗,又缺乏創造性的思維。在政策實踐中,美國提不出多少有價值的新辦法來推進中美新型大國關係。
  因此,建設中美新型大國關係,關鍵在中國。美國作為既成大國,是既得利益者,其既有的思維方式、政策理念和行為模式不易改變。中國作為一個新興大國和新型大國,需要以進步的理念、創新的思維、富有活力的外交舉措,來引導、推動和塑造美國的思維、理念和政策行為。
  奧巴馬任期只剩兩年,已進入考慮其政治遺產的階段,在美國外交多面受困的背景下,一個良好的對華關係將是奧巴馬政治遺產的亮點,因此其在對華政策上還是希望有所建樹。從穩定和發展對美關係的考慮出發,我要通過這次會晤,深化在發展中美新型大國關係上的共識,減少美方對我戰略和政策的疑慮,並確立下一步雙邊關係發展的務實可行的路線圖。作為近中期的目標,要使兩國在經貿、兩軍關係、國際事務中的合作等方面不斷取得進展,同時在安全、網絡、人權以及一些國際問題上的分歧基本可控,兩國關係總體穩中有進。▲(作者是復旦大學美國研究中心主任)
(編輯:SN090)
創作者介紹

水桶包

zw98zwwpu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